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有可能改写世界互联网版图

中国互联网生态在2014年有着显著的改变,这个改变像是一场蜕变。若从2014年外国媒体关注的角度来看中国的互联网大事,先是雷军的小米在短短几年内跻身世界三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到马云的阿里巴巴在纽约证交所上市,史上最高融资金额让世界见识到这个原本域外没有多大名声的中国企业,最后是中国科技巨头云集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提出“互联互通、共享共治”的概念,外媒的目光渐渐从中国庞大的互联网消费市场转移,开始更多关注中国互联网企业。这标志着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有可能改写世界互联网版图。

然而,随着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国际上不断被反复提及,国外的业界人士对于这股新生力量满腹狐疑,无法断定它是个威胁亦或是个契机。甚至有人对于阿里巴巴的中国背景提出疑义,此人就是美国富豪马克·库班,同时也是阿里巴巴的股东。他认为阿里巴巴来自中国这样一个共产主义国家,难保不会出现内部交易的情况,因此压根就不应该允许它在美国上市。这看似一个投资人在表达他对自身利益的关心,但却也不难从其话语中听出对于中国品牌的不信任。这也反映了国内在互联网和资本市场的依法治理方面,在世界上可能依旧处于落后阶段。在本国企业崛起的同时,中国政府应该致力于改善从业环境。

虽然2014年外界多关注企业的成长,但中国消费者依旧是不容忽视的庞大市场,国内网民人数于2014年达到六亿,接近美国和日本网民总和的两倍。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多次抵达中国进行访问,并强调中国是苹果最重要的市场,也会在未来加大在中国的投资。除了苹果外,2014年对中国最为积极的硅谷科技巨头莫过于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来华进行学术研讨,并全程使用中文对话。不同于阿里巴巴前进美国时被质疑其中国背景,扎克伯格来到中国便表示中国是个伟大的国家,脸书虽然在中国无法使用,但其实已经悄悄地帮助许多中国企业联络外国的客户,也就是说脸书已经在中国了。近来网信办主任鲁炜参访脸书园区,扎克伯格被拍到正在研读****的著作《****谈治国理政》,虽然招致批评,但扎克伯格欲进入中国的野心似乎不言而喻。对扎克伯格而言,如何在中国的法律环境下维持脸书的开放性与自由度必将是个不可避免的课题,毕竟谷歌的前车之鉴还硬生生摆在面前。其实,如何在坚持公司原始理念的同时将产品推广到中国,这也是其他国外互联网企业进入中国面临的巨大挑战。

国外有一批怀着雄心壮志想进入中国的企业,相对地,2014年也是不少中国新兴互联网公司和科技公司尝试向外扩张的元年,以小米为代表的一批互联网公司积极招募外国人才,已然迈出了国外扩张的第一步。这批互联网公司最大的特征就是其粉丝与论坛文化的经营,这群粉丝甚至不能称作粉丝,他们追求高性价比,他们也没有太高的品牌忠诚度,哪个产品给的甜头多就往哪个产品走,相较于高端品牌的消费族群有着显著的区别。例如苹果的用户对下一件产品的选择也多会是苹果,这些粉丝却不会,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品牌不是第一考虑的消费形式,导致国内一些嗅到商机的商人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创业的内容以平价手机最为常见,连传统的中华酷联等科技巨头也相继投入创立子品牌的竞争,豪赌线上渠道。BAT中的百度与阿里巴巴也在移动端上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生态,以期与谷歌的安卓系统相抗衡。在软件、硬件与生态都被各自把持的情况下,2015年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势必会陷入以智能手机为导火线的战国时代。

当国内的市场渐趋饱和且群雄割据,这些新兴互联网公司和科技公司便开始以台湾、香港、印度、东南亚、巴西、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为扩张目标,瞄准人口众多、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发达但电信运营商薄弱的市场。它们刻意回避美国和欧洲等市场,因为后者受到运营商严格把控。如果大型服务供应商给予消费者大量手机补贴,通过出售廉价手机获得的优势自然就会减弱。虽然打法巧妙,但这场诺曼底大登陆就如同外企进入中国一样,是一场十分难打的仗,这些新兴互联网公司很快出现了水土不服的情况,尤其在专利方面遭到其他公司狙击。例如小米刚进入印度市场不久便遭到爱立信起诉,指控小米侵犯其通信专利,造成小米在印度的所有产品面临停售,让小米国际化的野心受到重挫。

事实上现今的互联网世界被各个国家或地区的法规给切割成块,当某国公司的科技产品或是互联网服务在其他国家上线时,必须遵守他国的法律。目前中国企业遭遇的还只是硬件或软件上的专利阻碍,当继续前进时,尚有可能遇到隐私权、国家安全或意识形态等大石挡在路上。这些新兴公司能否在接下来的登陆中扎稳根基,还有待持续深入的观察。

综观而言,在中国互联网不断成长的同时,中国与世界的接轨也在不断扩大。中国由于有着自己独一无二的生态,习惯于用固定的方式看世界,其实,其他国家也难免同样的问题,他们也习惯用僵化的眼光看待中国后来居上的发展。虽然今日的互联网仍然被国界所切割,但这恰恰提醒我们要更长远、更多角度地去看待我们所处的世界,唯有保持开放与合作的精神,才能消除歧见,对中国以及世界的互联网做出贡献。

原载《经济观察报》2015112日,此为未删节版

http://www.eeo.com.cn/2015/0112/271241.shtml


上一篇: 海尔如何“去海尔化”
下一篇:海尔转型的四大挑战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