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阿里上市:商业成功与商业伦理的高标准

胡泳

9月19日,阿里巴巴上市纽交所,发行价68美元,开盘价92.70美元,首日报收价93.89美元,市值超过2300亿美金。阿里巴巴一举成为全球市值排名第二的互联网公司,仅次于谷歌;也成为仅次于中国移动、中国石油的中国市值第三大公司。

阿里此次IPO融资规模达217.7亿美元,是美股史上IPO金额最高的企业。如此成绩,缘于阿里巴巴作为超越eBay与亚马逊的全球第一电商平台,拥有一串骄傲的数字:其零售业务(淘宝、天猫、聚划算),有2.79亿活跃消费者,850万活跃卖家,1.88亿月度手机活跃用户,年度交易额达1.5万亿人民币(约为亚马逊的两倍),其中移动交易额为2320亿美元。淘宝网单日独立用户访问量过亿。支付宝活跃用户3个亿。余额宝开户数1个亿,截至2014上半年规模5741亿。

然而这个2300亿美元还只是阿里的电商价值,它更具潜力的资源是其所掌握的数据。美国投资研究机构Forrester指出,在美国,科技公司虽然也有多元化的业务,但还可以说亚马逊主要做商务而谷歌主要做搜索。但像阿里巴巴这样的中国公司,则尽可能渗透到消费者线上甚至线下生活的每个角落。此外,上述阿里巴巴的运营数字里,还有一些关键业务并未在此次上市,比如近年不断打破金融围墙实现创新的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及其代表支付宝、余额宝等。这显示,阿里巴巴这家公司不仅有现在,还可能握有未来。

然而,尽管当下阿里巴巴一时风光无两,但它也存在巨大的隐忧。这个隐忧其实也是近年在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的共同风险。短期的风险是“政策风险”,中国的网络产业受到高度管制,行政许可无处不在,像浑水公司这样的空头经常选择以此作为打击中概股的武器。以500彩票网为例,浑水认为它的业务合法,但“在某种程度上处于灰色地带,原因是其获得的许可是不明确且不是最终的”。阿里虽为巨无霸,但也不是没有自己的“阿喀琉斯之踵”:例如,在线支付就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而央行、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和其他政府部门的权力缠斗也会带来许多未知数。

长期的风险则是“政治风险”,如国有资本、权贵资本在背后的染指。复杂的政局和利益输送与寻租的普遍存在,可能会迫使马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走钢丝。过去的经验证明,这个体制难以产生真正伟大的企业家,更多的是和权力联手的商人,哪怕是相对透明和治理完善的互联网行业恐也难逃此劫。

阿里巴巴此前的信誉并不是无懈可击的,比如2011年支付宝剥离造成的VIE(可变利益实体)结构风波,比如淘宝被人诟病不止的假冒伪劣和侵权产品问题,还有此次上市期间引发论争的“合伙人”制,也存在绝对权力滥用的危险。所以,尽管阿里巴巴上市是一个大事件,大到影响全球互联网的格局重排,但我们对它是否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依然感觉有点底气不足。因为商业的成功不等于商业伦理的高标准的成功。期待阿里巴巴上市后能将此两种成功结合起来,改写中国难出伟大公司的历史。


上一篇: 与公众无关的病态公关
下一篇:胡泳:没有监督,任何力量都是混蛋(下)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