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http://news.ifeng.com/opinion/gundong/detail_2010_09/23/2608899_0.shtml

  网事不如烟:并不“向善”的互联网

  2010年09月23日 01:21时代周报

  主持人 唐明灯

 

  互联网被高估?

  国际著名的IT杂志《连线》,在8月刊载了文章《Web已死,Internet永生》,从技术和市场角度分析了为什么万维网会衰落。最近,《美国电子期刊》的一组主题为《界定互联网自由》的学术类文章也被翻译成中文,在中文网络上流传,这组文章为美国多所大学互联网自由等方面的教授的研究成果荟萃,务实地探讨了互联网现有生态中亟待解决的包括自由、版权、审查等诸多问题。对互联网的发展的反思和审视,在今年几近成为时尚。

  2010年第3期美国《外交政策》则发表了署名叶夫根尼•莫洛佐夫(Evgeny Morozov)的文章《互联网再思考》。该文从政治角度反思了互联网的功能和效用,认为互联网的社会价值和效用被误解或夸大了。

  文章认为,互联网并非通常认为的“一种向善的力量”,并以伊朗、缅甸等国为例,认为以twiiter为代表的微博客并未如愿撼动专制与独裁。作者还认为,互联网并不能增强政府的责任心,是否能促进公众参与政治也尚不确定。几乎成为定见的互联网能让人们走得更近的看法,也在文章中遭到了质疑。

  该文充满了悲观论调,其出发点是给此前多年来对于互联网诞生后过于乐观的预言浇凉水。

  作者认为互联网并未如阿尔文•托夫勒、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等数字狂热者早年预言的那样,全人类都成为“电子街坊”,“开创一个世界和平新时代。” 文章总结道:“20年来,互联网既未推翻独裁者,也未消除国界。当然,它也没有引领我们进入到一个以理性和数据为决策驱动的后政治时代。它加速并放大了世界上现存的各种影响力量,往往使政治变得更加不易控制、不可预见。互联网看起来越来越像真实世界夸张的电子版本,现实中的希望和危险它一样不少。而早期互联网狂热者所预言的网络乌托邦看起来更加虚无缥缈。”

  钉子户大战拆迁队

  网络游戏“钉子户大战拆迁队”走红,是本周颇引人注目的网络现象,也成了国内外各类媒体竞相报道的新闻。在这款描述“钉子户”反击拆迁人员的网络游戏中,丁家家庭成员或用拖鞋、或用猎枪对付强行拆毁其家园的拆迁队员。

  “钉子户大战拆迁队”的成功并非在游戏本身的可玩性,而是基于社会现实,迎合了公众对强制拆迁的普遍愤怒。新媒体研究者、北京大学副教授胡泳的评论认为:“强制拆迁其实是政府权力和个人财产权之间的矛盾。尽管中国有《物权法》,但它从未得到有效实施。当政府权力侵犯个人所有权时,人们会十分在意,因为它会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

  而玩家则发现,赢得游戏似乎是不可能的。在最后一关中,拥向房屋的暴徒实在太多了……

  俄罗斯将终止网络审查?

  《南方窗》杂志9月6日一篇题为《俄罗斯将终结网络审查?》的文章,经过半月的发酵后,也在网上赢得了大量眼球。该文以记者无国界组织今年3月在其发布的网络自由报告中,将俄罗斯从“互联网的敌人”名单剔除为切入点,全景式地回顾了俄罗斯网络发展,特别是网络自由与控制的历程。猜测俄罗斯将终止网络审查制度。

  该文作者写道:2010年6月,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访美,在斯坦福大学演讲时,将实现媒体自由排在了其国内施政目标之首,其次是打击腐败和保护人权。在7月初一次会议上,面对媒体负责人和媒体与通信的行政部门主管,俄总统表示希望提高和保障国民的言论自由,并要求未来几年俄互联网覆盖率不少于 90%。他甚至表示,俄罗斯互联网将保证链接所有国内和国外网站,要使信息获取不存在障碍,“技术创新将为言论自由提供保障,任何官员不能阻挠互联网上的讨论,同时也不能设置网络审查制度”。


上一篇: 新媒体“新”在何处?
下一篇:胡泳:明星开微博要能承受压力

22条评论

  1. Excuse for that I interfere … At me a similar situation. Let’s discuss.

    P.S. Please review Dating Web Icons from designesticons

  2. It was and with me. Let’s discuss this question. Here or in PM.

    hpixel

发表评论